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一个猪场的起死回生猪难养是预混料的问题

2018-11-01 02:44:18

一个猪场的“起死回生”,猪难养是“预混料”的问题

他竟敢要求年薪50万?

李云杨说,曾有人认为他是个“疯子”。

某猪场曾想聘任他,但谈到待遇时,李云杨问老板,你有多少母猪?老板说,1000头。

接下来李云杨的话让这位猪场老板大吃一惊。

李云扬说,1000头母猪,那我要年薪50万。

……

李云杨谈起这段经历,只是淡淡笑一笑。当然,他也没去这个猪场上班。因为要求年薪50万,可能的确是个“疯子”行为。虽然没到这个猪场上班,但当老板了解到李云杨的底气和想法后,给了李云杨很多建议。

李云杨说,这些建议很宝贵,对他今后的路,有很大的帮助。

让一个猪场“起死回生”

李云杨现在所在的猪场,是从2014年5月9日开始接手的。猪场规模不是很大,100头母猪左右,配套鱼塘。所有者卢老板是广州人。

卢老板说,跟李云杨刚碰面谈合作的时候,的确会觉得他是个“疯子”。

“不太敢相信他的话,他对养猪成本的控制,指标的实现等等,说得有点夸张一样。”卢老板说,“但我的猪场已换过2个场长,我自己又不太懂技术,2014年的行情,我是准备关闭这个猪场,放弃养猪的。”

“既然李云杨说自己那么神,反正这个猪场也就那样了,就让李云杨试试。他行,我就继续养猪;不行也没所谓,我退出这个行业。”

李云杨接手后,卢老板对他很多操纵都觉得太另类,有时甚至接受不了。

例如,有母猪分娩了。卢老板会紧张,毕竟都是每个仔猪、每个环节都是钱。他提醒李云杨,分娩了,赶快接产啊。但李云杨很淡定,说“分娩就分娩咯,不用紧张。”

他既不给母猪吊针也不给仔猪剪牙断尾,做事慢吞吞。卢老板犯愁了,以前的场长多尽责,一有母猪分娩忙个不停,你这李云杨咋回事?

还有,猪舍的清洁卫生突然变得有点糟糕。以前的场长把猪栏搞得干干净净,现在呢,李云扬常在办公室喝茶,看书,“偷懒”不搞卫生!

更有甚者,李云杨一定要用他自己发明的“预混料”,每次配料,李云杨都会让他购买很多材料,其中有一样他特别不明白,就是大蒜。李云杨也从不告诉他,说这是秘密……

虽然很多行为卢老板不理解,但他觉得自己的猪场濒临倒闭,让李云扬试试无妨。结果10个月后,卢老板也很惊讶,自己的猪场竟“起死回生”了。

猪群健康度明显改善,病猪几乎没有,料肉比明显降低……卢老板说,“我不管生产,我只管采购和销售肉猪。李云杨接手之后,我兴的是什么呢,就是我的现金流控制很好,这么差的行情,我一分钱都不用赊账,这行情,我居然还有钱赚!现在卖猪,收猪佬也会多给毛钱,因为他们说这猪肉好卖。猪病也少了,我买了四盒阿莫西林,一年了,还剩下三盒没动过……”

卢老板说,以前还以为李云杨偷懒,猪舍卫生不怎么搞,仔猪不剪牙断尾,母猪不三针保健。现在觉得,养猪的确可能需要“返璞归真”,把简单问题复杂化,猪只会越来越难养。

看到饲养员一整天忙个不停,这反而是坏事了,猪群肯定是有事你才忙。原本不需要那么忙,但你也忙,这种“忙”就是在制造“问题”啊!

很“另类”的养猪理念

对于卢老板的一些疑虑,李云杨笑着说,养猪业的确需要返璞归真。

例如剪牙断尾。很多人认为,如果不剪牙,仔猪就会打架,咬伤母猪乳房。但有想过吗?仔猪为什么会咬伤母猪乳房?主要原因是奶水不够。如果母猪奶水充足,仔猪营养均衡,会发生这些吗?所以他的猪群,都不剪牙断尾,让猪自然地生长。

李云杨说他平时也不怎么消毒。主要是平衡。李云杨认为,如果猪的健康水平好,而外界环境的有益菌和有害菌能够平衡的话,没必要做那么多消毒工作。养猪,不要只针对某个环节。而是要让整个系统平衡。

李云杨尤其反对带猪消毒,猪受不了,人也受不了。 “所有的消毒剂,都会引起一些蛋白变性”。 带猪消毒,首先破坏的是粘膜。粘膜被破坏,那就是机体受损伤了,天然的屏障被打破了,更容易受到病原的侵扰。

他怎么做呢?一是他发明的饲料里面加了有益菌。二是控制好猪舍的湿度。李云扬认为,如果湿度控制的好,那么细菌就会处于相对平稳的状态。

李云杨着重谈到了霉菌毒素。他认为,现在很多人,对霉菌毒素的认识有一定误区。

“反正我是这样认为的:不是现在才有霉菌毒素的,只是到了现在,我们才有了霉菌毒素的概念。从有猪的时候,我们老祖宗养猪,猪肯定也要吃料。自古以来,食物都会发霉,发霉就有霉菌毒素的风险。但现在很多专家,蓝耳病什么病发生了,就会说肯定是霉菌毒素;猪群的免疫力不好,肯定是霉菌毒素!”

没有其他原因吗?霉菌毒素有影响,但不能每个事都拿霉菌毒素来说事。

例如,猪脱肛、母猪脱子宫,大家基本都会认为主要是霉菌毒素。“当时我来这个猪场,三天两天就要缝个猪屁股。当时我也认为是霉菌毒素。但后来我发现。”

李云杨强调了一下,“这是个人观点,或不一定正确。我觉得问题出在添加剂里。小猪预混料里,加的是喹乙醇。我认为,喹乙醇的副作用就是会引起直肠癌等。猪脱肛等跟这个不无关系。”

“我来这个猪场后,基本上什么都没有换,原料还是卢老板采购,仍是原来供应商。但使用我自己的预混料配方后,这个问题大大减少,基本不再发生。”

猪难养是“预混料”问题!

李云杨认为,猪难养,很大可能是“预混料”的问题。预混料中的重金属、抗生素等多种物质,对猪和环境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现在市面上没有不加抗生素和重金属的预混料。但这些物质对养猪业和生态环境非常不好!”

例如重金属,李云杨认为,它不是单单只对环境和机体造成影响,它对整个生物菌落都造成影响,会影响有益菌的生长。

李云杨告诉,他发明的预混料,完全没有重金属和抗生素,矿物质也是有机矿,他还添加了益生菌、益生元等。

不剪牙断尾、不搞三针保健、不消毒常搞清洁、卖猪能卖好价钱,都因为他发明的这个预混料配方。猪群健康度上来了,环境平衡了和谐了,这就是返璞归真!这就是把养猪业复杂问题简单化!

谈到卢老板刚才对大蒜的疑惑,李云杨笑着说,他的配方里有大蒜,但不仅仅是利用大蒜里的大蒜素。

李云杨认为,中草药提取物,是一种浪费。例如大蒜,现在是人工合成大蒜素。“但我用大蒜的时候,不只是因为蒜的大蒜素,它还有多糖等多种物质。”

使用大蒜,也是一种平衡的理念。如果只用一种物质,起不到效果,但如果几种物质协同起来,效果会好很多。

单单从某个植物提取一种物质,从这个角度出发,是一种浪费。

未来可能会跟更多猪场合作

李云杨说,他的配方,既能满足生猪的需求,还能促进健康水平,减少病害,甚至改善猪肉的品质,也能做到无抗养殖和环境友好。

这个预混料的已经申请专利保护。李云杨称,这也得感谢那个千头母猪大场的老板,虽然当时自己提出50万年薪的要求,没有合作。但就是这位老板的建议,他才会申请专利,专利已经顺利申请下来。

李云杨对这个预混料配方充满信心,现在卢老板这个猪场,肉猪成本可以控制在5.9元/斤。卢老板对他的工作非常满意。

当然,李云杨不只是场长,他还是卢老板的合作伙伴。他们这样合作:所有者卢老板负责采购原料和销售肉猪,猪场必须使用李云杨发明的预混料配方,饲养管理等按照李云杨的要求来做。生产设定一定指标,达到指标后,所获得利润按一定比例分配。

李云杨说,以后也会寻找更多猪场,以跟卢老板这种模式或其他模式一起合作。他觉得养猪业到了必须返璞归真的阶段,他的配方应该会对生态和健康养殖有一定的贡献。李云杨也谈到,将会严格选择合作方。一是信任问题,没有信任,很难成事;二是会选择那些不乱搞多元化、靠养猪赚钱的猪场,财务和人员管理理念较为先进的猪场。

而卢老板笑着说,他现在认可李云杨的方法,但他不太关心李云杨怎么拓展跟其他猪场的合作,因为他不太懂技术。他笑着说,“我只关心我有没有赚钱,赚多少。”卢老板说,他还会继续跟李云杨合作,因为猪场起死回生了,他信心回来了。而且,他还在考虑要不要搞品牌猪肉。

卢老板说“因为用李云杨这个方法养猪,收猪佬很喜欢买我的猪,猪肉真的很鲜美,无抗养殖,有得搞!”

原标题:疯狂养猪人:猪难养是“预混料”的问题

石磨面粉机
管托
工地洗车槽设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