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供需提前平衡电力体制改革凸显拐点wwwc

2019-02-03 14:47:41

供需提前平衡 电力体制改革凸显“拐点”_()中心

近日,一则有关电力的重磅消息,分别从业内、外权威人士和机构的口中抛出:中国电力供需将在2006年提前平衡。

一石激起千层浪。电力市场的“乾坤大逆转”就像一把“双刃剑”,又一次给中国电力体制改革带来机遇和挑战。一方面,电力供需平衡为区域电力市场的建设提供了更为广阔的舞台。另一方面,缺电时期的掩盖的矛盾终将水落石出,暴露无余。中国电力体制改革凸显“拐点”。

电监会面临大考

尽管与中国其他领域的改革的一样,电力体制改革选择了谨慎的渐进方式,但是,渐进并非停滞。然而,不容否认的是,与厂分开时的轰轰烈烈相比,后来的改革征程中,不但缺少热热闹闹标志性的仪式,而且缺少的是按部就班的实质性动作。

对此,有关人士的解释是,由于缺电上升为主要矛盾,已经上路的电力市场化改革不得不轻带刹车,靠边让行。而更深层的原因是,电力改革主体之间的利益之争和权力纠葛,迫使各方力量相互抵消,从而进展缓慢。

电力供需的提前平衡无疑将消除电力体制改革路上的客观障碍,也使“缺电状态下不能进行电改革”的论调失去“口实”。所以,作为电力体制改革的主导之一,电监会必将甩开包袱,大踏步前进。

而促使电监会冲锋陷阵的能量,主要来自内外两个方面。

对于公众而言,近两年来一直把电力短缺放在位观察,毕竟电力的盈亏与自己的工作生活紧密相联。当他们不再为缺少电量而心烦气燥时,就会将注意力转移到电力市场化改革上。在这个意义上考量,公众的呼声将不断地传递给改革的主导者,包括电监会,因而,公众将成为进一步改革的间接推动者。

从电监会的自身来说,尽管在缺电阴影下,一直没有放弃推进电力市场化改革,但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短缺的电力市场就像是一块千疮百孔的舞台,难以让他们放开手脚,一展舒缓流畅的舞姿。华东区域电力市场的试点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当初,电监会看重华东相对成熟的电力市场,岂料试点刚推就遭遇到恶劣的缺电环境,所以,只得拿出很小的一部分电量推进竞价。由此看来,华东区域电力市场更像是一块试验的“切片”,使得电监会一直小心翼翼地行走在电力市场的边沿。

观察人士认为,这种压抑已久的能量一旦释放,电监会肯定会扬鞭奋蹄,力推改革。首当其冲的将是区域电力市场的纵横推进。一是东北、华东两个电力市场交易大大放量,二是其他大区电力市场将迅速建立。

“预计明年上半年,南方和华中电力市场将会进入‘竞价上’实质性或模拟运行阶段。而到明年年底,西北和华北很可能也会进入‘竞价上’模拟运行阶段。”国家电监会价格与财务监管部处长黄少中日前在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的一段谈话,为以上的看法提供了又一有力的佐证。

然而,随着区域电力市场走向深入,深层次的矛盾也将浮出水面,比如,由电价衍生出的各种问题,必然会时时敲打电监会神经,考验着他们的调协处理能力。

实际上,握在电监会手中的,远远不只是建立区域电力市场的这道“令牌”。据有关人士介绍,目前,安全生产监管、主辅分离工作、农村电力改革等等权力,都尽在电监会的掌中。而电力平衡的传导作用,可能打破它们原有的平衡,使其变得更加复杂。因而,对电监会来说,电力供需平衡更像是一道决定成绩的大考试题,每做一步,都不能掉意轻心。

利益搏弈再起风云

感到电力供需平衡压力的,也许是华东电内的电力生产商。随着夏季高峰负荷潮水般落去,电力市场已悄然发生变化,电力生产已经出现过剩的端倪,“悲秋”的情绪正部分发电企业之间蔓延。显然,在这个中国缺电的地区市场中,要迅速地完成角色转变,心理上的落差可能要比电力供需之间的落差更难适应。

“现在‘调度’已在安排各大机组轮修,而去年的这个时候,机组还在拚命地转着。”华东地区一位大型电厂的中层人士对说,“如果机组的利用小时上不去,今年全厂经营必亏无疑。”

其实,在由煤炭、电厂、电、用户等“名星”出演的《名利场》中,电厂的角色已经风光不再。随着煤炭价格的日益走高,发电企业的利润空间逐渐被“蚕食”,尽管有半推半就的“煤电价格联动”政策抚慰,但是,亏损的帽子依然深深浅浅地扣在很多发电企业的头顶。

在这种情况下,电力供需无论平衡,还是过剩,对发电企业而言都是雪上加霜事情。

一是一些大型的火电厂纷纷建成发电,受煤炭行业开采量的影响,发电企业对电煤的需求不会因为电力供需平衡而减少,因而,电煤的高价将始终如一把德摩克利斯之剑,岌岌可危地高悬在发电企业的头顶。

二是由机组可利用小时支撑起来的赢利模式,会随着电力的供需平衡而失去其应有力度。基础已松,大厦将倾,以多发电量来冲兑亏损的手法,长袖难舞。

三是随着区域电力市的进一步推进,竞价上的电量将越来越多,发电企业间的竞争也会越来越激烈,没有强健的体魄和过人的智慧,将很难到中游击水。

各个方向的矛盾汇聚成一股强大的压力。因而,发电企业对目前经营环境颇有微辞。一位发电集团公司的高层人士告诉,中国电力体制改革现在又到了十字路口,如果仍然蜗步牛行,很多问题可能会结成死结,难以解开。竞价上是本轮改革的一个重要措施,但是,现在各大发电集团,包括地方发电集团,基本上都是国有股份一股独大,这样的竞争,不过是把左口袋的钱装到右口袋,意义不大。另外,在销售端电价不变的情况下,鹬蚌相争,电得利,用户并没有享受到改革带来的成果。

而另一种声音认为,发电企业赢利能力下降的原因很多,而其自身难脱其咎,首先,大规范无序的跑马圈地,已经为日后的电力过剩埋下伏笔,自酿的苦酒只能自己吞下。其次,单一的股权结构,使其在决策和权力行使上,依然摆脱不了计划经济的影子,运行成本居高不下。

实际上,各种利益之间的搏弈已经悄然展开,而在电力供需平衡后,再来平衡各方的利益,恐怕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儿了。

公平调度令人置疑

走过“电荒”,厂之间的矛盾会在电力供需平衡后迅速浮出水面。

“电力短缺的时候,机组尽可以超发满发,一旦电力过剩,谁敢保证‘调度’的胳膊肘不往里拐。”一位电厂人士向表示自己的担心。

实际上,这样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几年前,作为独立发电厂的宝鸡二电厂,就曾经遭遇过‘调度’的封杀,至今让人记忆犹新。

“只要电公司的手中有电厂,人们就有理由置疑调度的公正。”一位业内专家告诉。

实际上,电公司紧握发电资产不放手确有难言之隐。众所周知,厂分开后,电企业利润骤然减少,令其感到无尽的痛楚和无奈。在发电企业轰轰烈烈的“跑马圈地”背后,电企业却在为坚强电黯然神伤。原因不言自明,手中无钱,心里发慌。

目前,国家电公司“坚强电”的旋律强音重奏,但是,资金仍是束缚其手脚的首要问题。而政策性倾斜仍不明朗,外部资本难以渗入,“保本微利”的经营定位,注定它不可能通过自身的赢利来建设投资巨大的电工程。因而,通过发电来改善经营状况,应在情理之中。

但问题是,在调度未分离之前,电公司拥有相当发电容量的机组,确有瓜前李下之嫌。“要不调度独立,要不放弃发电,否则,就是一种倒退。”一位专家如此评论。

种种迹象表明,电力供需平衡之时,中国电力体制改革又将面临一个新的路口。

珀金斯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北京片碱厂家批发
压力差压液位变送器传感器生产厂家直销批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